搜索

“天路”上的丰碑 我的战友浇筑在七号桥墩

2019-10-10 08:21| 发布者: sctv| 查看: 12| 评论: 0

摘要: 穿越在大渡河大峡谷群山之中的成昆铁路,这一峡谷地段是整个成昆铁路修建过程中难度最大的一段。 工程档案 “成昆铁路,铸就了铁路建设史上的一个神话” 成昆铁路,起于四川省成都市,止于云南省昆明市,全长1096 ...

穿越在大渡河大峡谷群山之中的成昆铁路,这一峡谷地段是整个成昆铁路修建过程中难度最大的一段。

工程档案

“成昆铁路,铸就了铁路建设史上的一个神话”

成昆铁路,起于四川成都市,止于云南省昆明市,全长1096公里,是中国铁路主要干线之一。沿线山势陡峭,奇峰耸立,沟壑纵横,地形和地质极为复杂,素有“地质博物馆”之称。

成昆线工期历时12年,于1970年7月1日正式建成通车。30万铁道兵和施工人员付出巨大的牺牲,缔造出了“20世纪人类征服自然奇迹”。

1970年7月1日,南北两辆列车在西昌相遇,10万人参加庆典仪式。1984年12月8日,联合国官员宣布:象征人类征服大自然的三件礼物,被评为联合国特别奖。来自中国的成昆铁路象牙雕刻艺术品,被排在三项特别奖首位。

成昆铁路为何有如此地位?半个世纪前缔造的这条铁路,有着至今仍让人惊叹的数据。全线设计7处螺旋形、圆形、灯泡形盘山展线,13次跨越牛日河,8次跨越安宁河,47次跨越龙川江;成昆铁路开创了18项中国铁路之最、13项世界铁路之最,荣获“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”。

《人民日报》曾称,在全世界无数条铁路中,中国的成昆铁路可谓地位超然,它铸就了中国乃至世界铁路建设史上的一个神话。

成昆铁路大事记

■1952年根据中央建设西南铁路网的战略决定,西南铁路设计分局派出了一支小分队,从宜宾出发,沿着金沙江而上,开始了踏勘成昆铁路的艰难征途。

■1953年3月中国方面向苏联专家介绍了三个方案。苏联专家断言,只有中线可行,西线根本就是修建铁路的“禁区”。中央经过慎重考虑,大胆确定了中国专家据理力争的西线方案。

■1958年成昆铁路北段开始施工。

■1964年仅建成成都至青龙场61.5公里。

■1964年8月中共中央作出加快内地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战略决策,毛泽东发出“成昆路要快修”的指示,国务院、中央军委采取了一系列加快成昆铁路建设的重大措施。

■1966年进入施工高潮,施工人员达到35.97万余人。

■1970年6月底在礼州接轨。

■1970年7月1日在西昌举行成昆铁路通车典礼大会。

成昆线龙骨甸大桥。(受访者供图)

多年以后,雷才栋坐上成都开往昆明的列车,途经龙骨甸大桥时,列车鸣笛,群山回响。他起身向窗外敬礼,泪流满面……

这是发生在今年清明节的一幕。已71岁的雷才栋与数十位战友特意重走成昆线,祭扫筑路中牺牲的战友。而此际距成昆铁路建成通车已过去近五十年。

在这座大桥之下,埋着他的一位铁道兵战友。1965年,在浇筑桥墩时,一位名叫熊汉俊的战士不慎坠入其中,被泥浆吞没、凝固,“就在第七号桥墩里。”雷才栋说,绵延川滇大地一千多公里的成昆铁路,是他们30多万战友共同修筑,超过两千名烈士长眠在此。

自成昆线通车后,经过这里的列车,总会鸣笛致敬英烈。

成昆线上“第七号桥墩”不只是承重的基柱,它与川藏公路的另一处桥墩遥遥相望,成为筑路英雄们的两座丰碑,诉说着新中国“天路”建设的历史与精神。

2019年6月20日,铁道兵博物馆,老铁道兵雷才栋(右二)和战友一起在这里重温峥嵘岁月,纪念牺牲战友。

A 身筑丰碑

为有牺牲多壮志

成昆线·龙骨甸大桥

“我们的战友,浇筑在了桥墩里”

列车汽笛声,回荡在龙骨甸大桥上空。

今年清明节,71岁的雷才栋与数十位战友重走成昆线,去祭扫筑路中牺牲的战友。

抵达云南禄丰县的龙骨甸大桥后,老兵和家属们一路步行到桥下,拨开周围的杂草,面朝第七号桥墩敬下军礼,献上一束秋菊,倒上一杯水酒,说:“老战友,我们来看你了!”

“他牺牲得很悲壮,我们在入伍之初就晓得了。”雷才栋说,1958年成昆铁路开建,缺乏设备情况下,大量铁道兵战士拿着铁锤、铁锹等简单工具,开始了这条“天路”的修筑。“熊汉俊当时在36团担任班长,距离我所在的39团不远。在我们入伍前几年,他就因为浇筑桥墩时壮烈牺牲。”

根据收集到的熊汉俊战友的描述,铁道兵博物馆馆长王重阳说道:那是在1965年的一天,熊汉俊在奋战了三天三夜后,十分疲惫,不慎跌入正在浇筑水泥的桥墩里,被“速凝”水泥迅速包裹、吞没。周围的战友们大喊着“班长”,想尽各种办法救人,但都失败了。

他说,为了保存遗体完整,加上当时工期又十分紧张,经向上级报告并获同意后,战士们含泪将这位年轻的班长浇筑在了桥墩里。

1970年,成昆线通车以后,经过这里的列车都会遵循惯例——鸣笛,致敬牺牲在此的铁道兵英灵。

川藏线·怒江大桥

旧桥过路司机都会为他敬支烟

与成昆铁路修建一样,在素有“地质灾害博物馆”之称的川藏线上,也有一个与“七号桥墩”极其相似的筑路故事,新近被新华社发布的系列视频《国家相册》收入其中。

千百年来,由川入藏,得翻山越岭,走上数个月时间,道路不通畅制约了西部地区的交流和发展。1950年初,解放军翻越高山,跨过大河,开始“一面行军,一面修路”的征途。当时的战士使用着铁锤、钢钎等简单工具,在冻土、大山之间开凿,仅用4年多时间便筑起两千多公里的“天路”。

1953年,在修筑川藏线怒江大桥旧桥时,一名年轻战士跌进了正在灌注水泥的桥墩。“救人!”战友们第一时间想办法施救,但没能将他救起。要拆掉已经快浇筑好的桥墩,取出这位战士的遗体吗?倘若炸掉桥墩,很可能破坏烈士的遗体,在向上级领导汇报后,不得已继续浇筑。

川藏公路通车,常年往来这里的司机养成了一个习惯:点上一根烟,然后抛向窗外,祭奠这位烈士。

几十年后,在修建新桥时,设计者更是特意避开这处桥墩,将其完整地保存下来,就是为了不惊扰英灵。

这座桥墩与成昆线上的七号桥墩,已不单单只是桥墩,而是铭记无数筑路者的一座丰碑。

B 英雄无悔

那是青春放光华

许多战友牺牲时,正是芳华之年啊

一位参与过修建成昆铁路的铁道兵老兵手中众多的纪念章。

1969年2月,雷才栋响应国家号召,在新津老家报名从军,加入铁道兵8师39团5营25连,随部队赴云南黑井修筑成昆线龙山5号隧道。

“车子开到没路的地方停下,又步行两天才抵达。”他说,当时那里的老百姓都没见过公路和汽车,更别说铁路了,“很支持我们铁道兵,希望铁路早点建好,可以出去看看。”

2019年8月12日下午,雷才栋从头上摘下草帽,扇了扇,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故事:

那是开赴“战地”不久的一天,他们正在隧道口施工,隧道中突然传出一声闷响,烟尘随后冲了出来。他知道这次事故可能不小,便绕过风压机跑过去查看,但尘土迎面睁不开眼,只听到四周“救人”的声音。直到烟尘消退一些时,才看到有人影走出隧道,一个打着赤膊的青年,背着一个人。大伙儿围上去,背上的战友浑身是血,已经没了气息……

“他叫李和信,四川南部人,21岁,战友们把他埋在隧道口旁,立了块木头碑,他和之前牺牲的战友埋一块儿,也算有个陪伴。”雷才栋说,许多战友牺牲时,正是芳华之年啊。

被枕木砸中,没想到捡回了一条命

彩云之南的夏天,不如四川盆地闷热,但隧道除外。“里面又闷又热。”雷才栋说,很多青年热得打光胴胴,每次火炮声一响完,还没等烟尘散去,战士们就冲上去开工,“那时候不像现在有这么先进的设备,全靠人力,还得拼进度,讲‘百米成洞’。”

雷才栋负责管理压风机,也要去“点炮”(爆破)。当时设备稀缺,一个营只配备一台压风机,每台有4个风枪,除他之外还有8个战士操作,最耗力气的还是下枕木,5个战友负责一车,一根枕木最重的有上百斤,弄完之后全都动弹不得。

有次下枕木时,雷才栋被砸中头部,当场晕了过去。“以为要去陪洞口外的战友了,”没想到捡回了一条命。但没隔多久,却听到同批入伍的老乡陈光旦(音)牺牲的消息。

雷才栋说,陈光旦在第10师,崇州人,“我们老家隔得近。”在陈牺牲前不久,大伙儿还聊到他大难不死的事,——在遭遇一次塌方时,他跑了出来,没有被砸到,只受了点皮外伤。没养几天伤,陈光旦又投入到建设中。“就在德昌段金沙江大桥合龙施工时,他不幸坠江了。”雷才栋叹了口气,金沙江的江水湍急,还没来得及施救,人就被翻滚的江水卷走,“牺牲时只有19岁。”

据了解,为了修筑成昆线,两千余位铁道兵和施工工人付出了生命……

看到第一列火车通行,他们泪流满面

1970年7月1日,成昆铁路在西昌举行了盛大的庆祝通车典礼大会。

1970年6月,历时12年后,成昆铁路终于完成铺轨。同年7月1日,全线开通运营,通车典礼在西昌举行。

雷才栋没能见证通车的盛况,马不停蹄转赴山西参与铁路建设。他说,铁道兵就是这样,哪里有建设工程就要去往哪里。在山西时,他听到了成昆线通车的消息,战友们专门开了大会,敲锣打鼓,唱歌欢庆。

另一位参与建设的人员——黄显培,则见证了载入史册的“成昆线列车首发”。当天一大早,他和工友穿上干净衣服,戴上藤帽,站在哈斯洛大桥旁,等待从成都发出的第一列南下火车。他说,车来的时候,天还没亮,但满车的红旗,加上工农兵代表的挥手、喊话,让很多人激动到流泪。

这条铁路大动脉的建成,让曾经闭塞落后的大西南实现经济腾飞。1984年12月8日,联合国将成昆线评为20世纪人类征服大自然的三大杰作之一。

2008年,铁道兵博物馆开始筹建,雷才栋成了首批捐赠的老兵。而后,他又前往遂宁乐山、邛崃等地,把征集到的物品送到博物馆,“这些东西放在我们手里没用了,不如捐给博物馆,让更多人了解铁道兵,了解铁道兵精神。”4年之后,他与31个铁道兵战友重聚成都,第一次坐上由成都开往昆明的列车,去看看他们亲手修筑的这条铁路,祭拜当年牺牲在沿线的战友们。

列车穿过茫茫群山,跨过金沙江,一路向南。在列车的一截车厢里,一群身穿军装的老人齐刷刷站起身,朝着窗外敬礼……(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杨力 摄影 杨涛

原标题:“天路”上的丰碑 我的战友浇筑在七号桥墩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论坛精选
  • 援藏一线 缺氧不缺精神
  • 资阳一汽修店学徒被烧伤 老板两次募捐近百
  • 爱唱、爱跳、爱生活 南充有位康复科里的“
  • 央视镜头里的幸福小家 映出镜头外的安居成
  • 从盘山铁路到“隧道立交” 记录中国铁路工
图文热点
贵州六盘水闹市命案女子死亡 嫌凶当场被擒
贵州六盘水闹市命案
贵州省六盘水闹市区,发生一起命案,一名年轻女子被杀身亡
浙江省台州发生命案致三人死亡 凶手连劝架人也不放过
浙江省台州发生命案
同住一个村,原本是邻居,却动刀连续杀害3名同村老人。昨
房东随意进出90后女租客房间:有本事买房别租
房东随意进出90后女
24岁的张江林在南岸六公里府邸美郡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